给真正答案

为了给制作的视频配音,我简短的采访了两个经理。当我把话筒对准他们,发现两个同事的另一面展现出来。
有一个经理让我把半个小时的采访变成一个小时,而另一个经理让我把一个小时的采访变成十五分钟。

先说第一个经理吧。平时的相处中,他都大大咧咧的,在办公室也给我很大的空间。在采访过程中,他给了我很多细致的、全面的答案,当有些回答他不想被公开时,他也直接指出来。而另外一个经理,确是另外一种情况。我们平时的关系更近,常常出去吃饭,无话不谈。在我列出的五十个问题中,他有一半的问题算是没有回答。比如,我问你怎么判断什么是好吃的食物。他说,好吃,是太过于主观的看法。我问,你从小吃的最多食物是什么。他却说,这不是我能决定的,是文化背景和家庭原因决定的。

由于和第一个经理接触不多,所以我无法做出对比。但是第二个经理,他在谈话中无时无刻寻求一个中立的立场,不断寻求一个理性的外壳,这和我平时了解的他反差极大。
一个在生活中不太熟的人,在采访中让我感觉他对待我像朋友。而另外一个真正的朋友,在采访中却让我感觉我们是敌人。

仅仅是因为一个话筒的存在。
这个话筒,在我们之间,带来了无数的观众。
他的立场发生了改变。
他的口吻发生了改变。
他的“我”发生了改变。

每个人心里有一个“我”。这个“我”是公众印象下的自己,有的人叫面具,有的人叫外衣。
回答问题可以从不同的侧面,真实的答案本来就是多面和立体的。作为朋友的一面,和作为上司的一面,可以是不同的。然而朋友的一面,和上司的一面,不应该是矛盾的。
对自己赋予期望,并不需要逃脱真实的自己。大多数情况,我们把“意淫”的结果当成了真实,并讲给别人听。我们不是对自己的努力赋予期望,而是对努力的结果增加重量。他没有在讲自己,而是在描述一个他希望的自己。

这个面具之下想要掩盖的是恐惧。仅仅有恐惧。
我们可以找各式各样的借口去把内心藏起来:受过的伤害、说话的场合、听众。。。。。。但是所有的借口都可以回归到,我们不愿意承认,不敢相信:别人会接受自己。

采访的回答不影响用途,因为他展示了他想展示的一片,而他的观众也不了解他作为朋友的一面。所以语言的目的达到了,采访的目的达到了。

@2016-03-17 00:00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