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大半个城市不为了睡你

每周三对我来说都有些不一样。

我刚到芝加哥的时候,没有一个朋友,没有一个认识的人。在诺大的城市,找到和自己聊得来的人,是不易的。在网络发达的今天,愿意时间在纯聊天上,恐怕是越来越少了。
因而,我真的很庆幸,能遇到这样一群人。

每周周三风雨无阻的到克拉克大街的美食餐厅二楼碰面,无论是芝加哥大雪封路的冬天,还是突降暴雨的晚春,无论是白天已经工作了数十个小时,还是恰逢全城欢庆的节假期。晚上七点到九点在这个小组,总有相熟的面孔出现。

Jim是组织者之一,他年过七旬,说着非常地道的法语。虽然他的背已经挺不直,但是总是早早到,把四五张桌子拼凑在一起,好让大家直接入座。有几次,新到服务员这块专门的区域封住,误以为是不可以入座的区域,Jim就杵着他的拐杖,直接往经理室踱去。很难想象,在如此黄金地段的餐厅,连食客常常需要排着队点餐,而第二层楼的一半全部留给我们。没有要求任何人购餐,免费参加。

Babara曾经也在爱荷华学习过,虽然有着生物学博士学位,但是她每天的工作变成了和国际学生打交道。有趣的是,从我认识她的第一个星期三,到最后一个星期三,她都点一样的餐,CHOPPED SALAD。自我试了一次后,我和她一样,只吃这道餐。这是芝加哥最好吃的沙拉,没有之一。今天在地铁上,她没有跟我道别,她只是说道,à la semaine prochaine! 下周见。 她说,你知道,只要这个小组在,我就会去。

Augusto 是曾在智利的大学教授经济学,而后主要从事语言教学。之前我觉得他太过严肃,不怎么和他交流,有一次碰巧坐在他旁边,我们开始聊起读书。他读书的方式惊骇到我,他能读读德文,法文,英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他的第一语言)的著作,我问为什么要学这么多语言,他说他喜欢读原著。而后,他又鼓励我继续学习西班牙语,并愿意免费陪练。

Ethen是一个低调腼腆的年轻人,他对自己的工作细节支支吾吾,我们都默认他为FBI工作。他的法语已经非常流利了,我们做拼字游戏,他总是最快完成。后来,得知他在非洲的法语区做过两年的志愿者,在此期间他学习了法语。他是个有梦想的人,今年初,他需要找一个虚拟主题来做编程联系,当他把手机想大家征求意见时,我并没有被功能强大的设计震惊,反而是他选取的主题——名为大学2050。在他的设计里,2050的大学课程,将实现全部免费和公开。

Sabastien是最帅的教授,他是一个法国人,在英国读的研究生,而后又去西班牙读了博士。现在一边是芝加哥某大学的访问教授,一边为欧盟做研究。他探究的领域是农业经济,曾经和农行的人做过研究,所以对中国还是很了解。他告诉我说想去中国住三年,我说你准备干什么,他一本正经的说,最感兴趣的是练气功。

Sara是在巴拉圭出生的韩国人,后来和父母一起移民到美国。虽然法语说得不是很溜,但是从来都是笑容满面自信满满的用英语盖过去。虽然在美国读的高中和大学,但是亚洲的家庭文化传统也让她暂时放弃追求自己想做的事情,是一个不太快乐的会计师。每个月两周在芝加哥工作,两周要到北边的威斯康辛出差。

还有很多,有见过一面的另一个创始人Jim已经永久搬往泰国,还有三个同名的克里斯,有一个墨西哥外交官,有法国大使和他美丽的老婆,有阿富汗斯坦的工程师。。。。。。

说实话,我觉得自己的法语没有提高多少,倒是学语言的兴致被拉到新的高度。因为学习语言可以交流,可以和不同的人交流,就像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一样。

这个每周周三的法语会面,已经有三十年的历史。三十年见,约定见面的餐厅有的已经倒闭,其间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Jim已经白发苍苍,不知道这三十年间,他看到了多少来来往往的人,见过了多少问好和告别,而现在他仅坐在安静的角落,仔细听着。

来来往往,我们相识也有一年。比起其他朋友费力约定的见面,在这里不用约定却风雨无阻的周三相会,多了不少知己般的惺惺相惜。

我试图分析组里的人性格有什么共同之处,是爱社交,爱语言,爱谈话,或许其他。也许,交流本来就很简单,我们穿越大半个城市,只是把话说给想听并听得懂的人。

@2016-04-25 00:00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