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

自行车爆胎,就是车部件的一部分不工作了,是常有的事。
前两周和二十个人往山上骑,折返的时候,有个朋友的轮胎里面的气胎破了。我们落在后面的几个人停下来,纷纷出主意。
首先,一个自行车前胎两边挂了两个大包,身穿专业骑行装的人蹲下去看了看。然后从包里拿出一个手掌大的气枪,开始加气。打了好半天,车胎也不鼓。接着,另外一个人拿出了像针管一样的东西,插进了气孔,只听见嘶嘶的声音。我接过这个小针管,冰得很。原来这里面有某种化学物质,打入空气,气体会立马膨胀。这样就便利了在户外为车胎加气。不过似乎车胎彻底坏了,加不了。
这个时候年长的Jimmy走过来,问这个男生能不能找到人来接他。似乎是和男生同行的女生说,她可以叫一个朋友,然后他们一起等。其他的骑友又在检查了一下车胎,似乎是在做最后的努力。
我一道的朋友皱着眉头说,我不想就这么走掉,但是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我们到了别,又上路了。

二十多人的队伍里,我只认识一个朋友。当我们出发前互相打招呼,反应过来一群真实的嬉皮士。也许每一个人的奇装异服、纹身耳钉和发型装扮,在街上都独成一景,甚至有些突兀。但是当他们站队集合时,旁观者反而格格不入。
我一口便答应了朋友一起骑车,骑着一个破旧的车子,借了一个工地头盔,把阅读灯按在把手上,就出发了。没有询问路线,没有想到车子可能发生的意外,什么也没有考虑。
一个人我不敢上路,但是有了一个团队,似乎很多忧虑脑子自动过滤。
事实上,这群嬉皮士是分工细密,严瑾有序的一群人。两个年长的骑友,一前一后的照料队伍。我和朋友常常掉队,Jimmy就一直跟着我们后面。总有两个人,在队伍的两侧,以提醒骑友保持和汽车的距离。当我们过马路时,又有人停在路中央,就像幼儿园老师看着过人行道的小朋友,确认汽车和我们保持距离。有两三个骑友带了专业的装备,以防路上需要紧急维修。
一个团队的凝聚力,是在于每个团员都能找到自己的角色,而不是被动的被分配。每一个人能发挥自己的价值,才会将每一个人连在一起。
出发前,没有人对我这个新人“要求”什么,甚至没有说一句紧跟队伍的这句话。上路后,看着每个人都熟知自己的角色,并且还能帮助照料其他人,这就形成了一种天然的压力。这个运作正常的团队,推着我学习他们的规则和方式。

我想起了初中的班主任对我说的一句话:也许一个领导者,会先看到问题;但是一个好的领导者,也会亲手解决问题。
同样,一个好的团队,每一个队员都应该看到问题,才能更好地解决问题。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每一个人都是领导者。因为只有从全局的角度看到自己角色的意义,才是凝聚的动力。

今天骑车骑到半路,胎爆了。还好在城里有公交和地铁,折返回家也不麻烦。

@2016-04-26 00:00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