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M

入睡之前,我都不十分确定能不能在第二天早起。
闹钟:5点30分
音乐: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就像是前一秒才入睡,下一秒的该起床的感觉。

我很困,有起床气,但是我知道我再也睡不着了。
自己决定的事,没有理由推脱。
我把第二次闹醒关掉,趴在床上,拱着屁股,保持着“通肠姿势”。一小会过去了,确认没有便意,就晃悠悠地下床。摸到洗漱间,眯着镜子里的自己,真跟外面的知了叫声一样,在做黎明前有气无力地挣扎。我需要兴奋一点,我拿起牙刷想,五分钟后即将开始的训练。
像是条件反射一样,寻求兴奋就想到了——音乐。我把手机划开,点开Music为首的一首歌,3AM。
这首歌我收录在“曼舞”的播放例表,里面的歌是为那些需要肢体摆动的场合准备的。
嘴里含着牙刷,眼里含着眼屎的我,值得拥有这个节奏。
音乐刚刚想起的时候...
我看见药膏口水混合物顺着镜子里那个人——也就是我的嘴巴,流出来了:Pia-Da,Da。
微笑,从心底漫开。

人能毫无征兆地,回到从前。
看似情景毫不相同,但是,只消吹蒲公英那么大的一口气,那一块记忆的海洋都会因为这口气,而漾开,让你身体动荡。
这口气,是那音乐的节奏给我的。

我感觉到了大学时期,异国他乡的孤独感。但是也感觉到了因为这种孤独,而自我拥抱、自我打气的勇气和力量。尤其想起了之前一个人去校外的拳击馆,每周三天,早上5点半到七点。我看着自己的手,手臂,感觉力量漫出来了。在几年后另一个小镇的清晨,我的身体得到召唤,得以再次拜访那个人。而此时此刻,那个人,又瞬间活了。

我告别了那段生活,仿佛告别了那段自己。
告别就好,不是忘记。

I3am

@2017-08-02 00:00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