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母子两上完课离开的第三天,女儿 Rachel发来微信说她们去了另一个城市,准备继续教学。

她说妈妈还是很疲惫,情绪不是很高。
突然想到自己放手让两个本来在海边村庄的小白兔在钢筋铁骨的森林里,心里有些后悔。当时以为她们直接回英国,现在又在一个自己都说不清楚城市的地方。
我知道自己帮不了忙,但是竟产生了陪陪老太太的冲动。
老太太Ewin 绝对算是偶像级别的人物。从事婴幼儿游泳教学三十年,编写全套教学体系,把一个没有经济实力薄弱的非营利机构发展成了有三十多个会员国的国际组织。

我说这么多本书,都是你写的吗?
她边啃披萨,边回答,白天上课,晚上又没有事,就写书咯。

所以这样一个入戏的教练,能让她精神不快的,绝不是事情太多,而是事情太少,她女儿说,这一趟累就累在有力无处使。

我看两个人上课的情景,和其他教练上课很不一样。会严格一些,要求家长按照要求来; 会强势一些,把控课程的节奏感;会更有激情,动的时候唱的时候她们两比小宝宝还抓眼球。这些都是相对普通中国教练的,不能说谁更好,只是风格气氛很不同。虽说不能一概而论,但是亚洲人的含蓄态度会影响到外在表现,不能太过,不要太有激情。

或许就像另一位朋友总结的那样,西方人做事讲对和错,而东方人是看荣誉和耻辱的。

可能激情,也是一种羞耻吧。

@2017-08-09 00:00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