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山

我和Lily难得出来山上散步。
亏得持续十二个小时的暴雨,不然下午四处都是热正正的。东门进去,上几十台石街,走过一个“美女仰月”的巨大石雕,就进入健身步道。大概有一车宽的山路,两个人并排着走,也不觉得让对往的人局促。步道山坡上下斜切修建,不过不是绕着一匹山,而是绕着一个湖。湖中间有一座大坝,上部又像一座桥,把环形的山道从中间切开。我和Lily绕着最大的环形走了两圈,近两个小时才回到东门。
这应该是自新西兰回来,我们聊天聊得最久的一次了。
散了步,我们又在餐桌上聊了两个小时。

我觉得年龄和投机与否关系不大。
Lily是我的长辈,但是之间的交流就像朋友。尊卑之分,是重要的礼教。但朋友是打破这种尊卑的,所以我对Lily,是“不道德”。
我们说到性。
我们说到婚姻。
我们说到社会。
她毫不掩盖自己作为人性的诉求,也不惧怕我作为听众可能产生的评判。我们把自己的所谓动物性的欲望放在桌上,让对方自由解读,尊重并聆听。也许我是她的出口,也许她是我的映射。
怎样才算投机,有点安慰就够。

@2017-08-21 00:00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